2024-04-20 星期六

热门搜索:

天然气光伏债券油价

热门搜索:

天然气光伏债券油价

贺铿:《​第三次工业革命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区别》——兼论数字化转型与数字经济

2023-07-18 来源:经济与时评
【字号大中小】 分享到


7月8日开了两个会,一个是由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主办的“产业数字化技术应用成果发布会”;一个是由世界数字经济组织主办的“达沃斯世界数字经济合作发展大会新闻发布会”。我应邀在这两个会上分别做了同一个内容的主题演讲。演讲的题目是“信息经济数字化转型与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区别”。亦即“第三次工业革命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区别”。

许多人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数字化转型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数字化转型混为一谈,使得我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大得令人难以置信。

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于上世纪40年代末,第四次工业革命从20 13年德国的工业4.0正式提出开始。一般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后的经济形态称之为“信息经济”;第四次工业革命后的经济形态称之为“数字经济”。严格说,我国第三次工业革命尚未完成,尚处在由信息经济向数字经济过渡的阶段。

基于此认识,我与大家重点交流了三个观点:

1、信息经济数字化转型与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区别

2、什么是“数字经济”?

3、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重点是什么?


一、信息经济数字化转型与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区别

第三次工业革命本质上是计算机技术(IT)与实体经济、服务经济的融合。融合过程是数字化转型过程,转型结果是信息时代,其经济形态是“信息经济”。
第四次工业革命,本质上是人工智能技术(AI)与实体经济、服务经济的融合。融合过程也称之为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的结果是人工智能时代,其经济形态是“数字经济”。什么是数字经济说法不一,留待“问题二”讨论。
信息经济与数字经济是不同的两个时代,数字化的技术特征完全不同。信息时代的数字化转型是生产、服务过程的自动化和精确化。以日本的照相机数字化为例。他们引进了德国蔡司传统技术,发现光学设备的质量和成本,与镜片的加工方法十分密切。于是,他们考虑将镜片加工用计算机程序控制,使精度大幅提升,成本大幅降低。第二阶段他们又考虑将调焦等手动操作过程数字化,这就有了“傻瓜照相机”面世,深受消费者青睐。第三阶段又考虑用数字成像技术取代化学成像。最后彻底打败了德国蔡司。日本照相机、摄影机占领了整个世界市场。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数字化,离不开IT技术。例如数控机床,核心技术采用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形式,关键是软件,故又称之为“软件数控(Software NC)”。技术特点同样是提升自动化、精确化,达到产品质量提高,成本降低目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数字化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数字化有本质区别,不能混为一谈。
数字经济数字化的技术路径是人工智能(AI)。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与IT技术不同,“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这里关键是AI能“延伸和扩展”人的智慧,而IT不能。例如翻译软件与ChatGPT的区别。翻译软件不能延伸和扩展人的智慧,ChatGPT可以。比如关于李玫因郁抑去世的分析,翻译软件只能将这句话做英文表述,而不能做分析。ChatGPT不仅可以做分析,而且可以识别不同人的询问口气,会有完全不同的分析。
因此,在数字化转型中,你首先要分清是做信息经济数字化转型,还是做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不应该“矮化”数字经济”品质。否则,在开展数字经济国际合作时可能被遗笑大方。


二、什么是“数字经济”?

关于数字经济的界定尚无定论,能让较多专家认可的的定义是“人工智能技术和升级版的IT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的经济形态”。可表达为
              ABCD+nG

其中

A代表人智能技术

B代表区块链技术

C代表云计算技术

D代表大数据

nG代表第n代移动通信技术

这里,我想讲讲我关于D和nG的理解:

我认为“大数据”不能作很多很数据来理解。即或是海量数据也不是大数据。因为大数据不是da ta概念。大数据是描述事物本质的全部知识,是information概念。例如颜色、气味、大小、声音等等。描述这些特征的手段有测量的数据、摄影、录像、录音、文字、绘画等等。大数据技术包括如何揭示和描述事物特性的技术以及将各种描述的特征转换为机器能识别、传输、储存的信号技术,以及分析信号得出科学结论的技术。因此,大数据技术是一门多学科、跨学科的新技术、新科学。

移动通技术还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加大研究力度,但是不宜盲目商用化。无论5G还是nG,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超高速率、超低时延、超大容量和高度可靠。在基础条件不具备使用这种通讯方式时,商用化会造成严重浪费。例如5G信号基站,据说建一个需要50-60万元,有的甚至上百万元。信号基站的密度大,要覆盖全国可能得花大几千亿元。运营中还要消耗大量电能,急于商用化值吗?我认为凡事都得算经济账,要牢记58年大办钢铁不计成本的经验教训。
为了更好适应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应该通盘考虑算力、算法和通讯技术的综合展规划,我一直认为,应该加强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机的研发。可能它才是未来数字经济时代的最好选择。


三、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重点是什么?

数字经济有一个发展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数字化转型要根据条件,逐步实现。不能不急,也不能太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过犹不及。

数字化转型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建议多听专家的意见。除了要全面了解世界各国的动态,选择我们自己的研发重点之外,还要有原苏科学家谢尔盖·帕夫洛维奇·科罗廖夫的精神。科罗廖夫不走复制战利品德国火箭的技术之路,而是着眼于未来,提出了独特的一揽子方案,创造了R-7火箭,为人类进入太空开辟了道路。我们的科学家应该有科罗廖夫的气慨。


我不是技术专家,从外行角度,提如下建议:

1)集中精力解决“卡脖子”技术,包括生产高等芯片、特种材料等技术,先努力做好各项生产工具的数字化转型;

2)着力开发工业软件,为生产和流通领域提供自动化、智能化保证;

3)加快建设物联网,为经济、社会全面实现数字化转型做好基础建设准备。


中国民协品牌强企工委

微信公众号

主办单位: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品牌强企工作委员会、品牌强企(北京)信息管理中心

党建领导机关: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

登记管理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业务主管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技术支持:中商智汇(北京)科技研究院

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吴志军律师

联系电话:010-60217315  60217375

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40006  21315

电子邮件:zgsjscm@126.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纪家庙双创产业园E3

邮编:100070

中国民协品牌强企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3 diic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